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悦仁★博客 精神★家园

不断进取是我的最大乐趣 天天写博文 篇篇有新意 请君来看看 绝非不受益

 
 
 

日志

 
 
关于我

虽年过花甲,却壮心不已,写作为爱好,著书刚9本。 讲学二百场,受众八万人。书报为知己,素有平常心。 大学文化,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优秀校长, 省十佳志愿辅导员。 曾任范家营高中校长和县老年大学首任校长,中学高级教师。 现任岐山周文化研究会会长,县社科联副主席,县政协特聘委员兼文史研究员。 2015年5月23日被选为宝鸡炎帝与周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2015年10月11日被推选为中国先秦史学会周公思想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2016年6月15日被推选为陕西省大雅礼乐文化促进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雪人保卫战 屡败屡战(散文情志)【原创】  

2018-01-09 22:25:50|  分类: 散文情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人保卫战 屡败屡战
作者:郑鼎文
        从新年来的1月3日到今天,我的雪人保卫战已经进行了7天,然而,战斗尚未有穷期,看来这个保卫战还得进行下去。
        这场雪下的好,从3日开始,整整下了3天,厚度超过了20厘米。下得多,满足了农作物的需要,我想越冬作物小麦、油菜等,一定在厚厚的雪被子下面偷着乐呢。农家也必定欣慰着呢。同时,有了这场雪,节气和顺多了,空气也洁净新鲜多了,生病的人当然少了。至于有些地方程度不同的出现雪灾,虽说让人遗憾,但毕竟干旱的冬季下雪没有错,好处是主要的。
        在我的印象中,在宝鸡地区,除了2011年那场雪,就算这场雪下好了。瑞雪兆丰年。一高兴,我的老顽童病犯了,又兴致勃勃地堆起了雪人。初下雪的那天下午,我发现雪层越来越厚,可以堆雪人了,便走下楼,用附近的一把铁锨铲雪,把雪堆在不碍事的绿化带中间,等雪堆足够大的时候,我用铁锨把雪拍得硬硬实实,修饰成雪人的身子。接着在另一个地方铲了一大堆雪,拍打瓷实,修饰成雪人的大脑袋。接下来,就把雪人的头和身子拼接在一起,尽量拾掇得结实些。然后,用预先准备好的红色塑料条子给雪人围上围巾,用两个红瓶盖做成雪人的大眼睛,再用橙子皮削成眉毛、鼻子和嘴巴。好,一个漂亮的雪人做成了!过路人投来欣赏的目光,啧啧称赞。我很高兴,觉得这是在雪天造景,做好事,让大人娃娃见了开心。我也和孙娃在雪人跟前照了相。
        然而,好事多磨。头一天还好,没有人破坏。第2天就不妙了,不知是谁弄掉了雪人的眼睛。我发现后重新给雪人做了眼睛。第3天,又有人把雪人的眼睛。眉毛和嘴巴摘下扔掉了,我知道这是孩子们的恶作剧,心里虽说不高兴,还是心平气和地修复好了。哪知天黑前,雪人的头被谁用脚踢掉了,滚到了一边。我发现后嘴里发泄着不满,还是下去把雪人的头安装好了。这下子我多了个心眼儿,上楼后站在窗户跟前往下看,不久有个小孩过来,走过去想破坏雪人,我大喊一声,那小孩才溜走了。不一会儿,又有小孩过来要动手动脚,旁边还跟着大人,也是一副默许的样子,我很生气,高喊了一声,他们受了惊,才没有破坏成。第4天,谁又踢掉了雪人的脑袋,我听到家人说,就下去拼接在一起。还好,第5天没事,但雪人的头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了。今天,整个大白天还算侥幸,没有人再和雪人过不去。我暗喜。可黄昏我散步归来后,又发现雪人的脑袋被踢翻了。我很失望,叹口气,算了吧,明天再修复吧。
       哈,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可笑,认为我闲的没事才搞这玩意儿。然而对我来说,觉得得空借方便点缀一下生活,让人们尤其是小孩子在单调的冬天觉得有趣、好玩,也是不错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么,何乐而不为呢?况且,这不是自私的享乐,是在不碍事的公众场所让大家得乐子啊。为什么孩子一再搞恶作剧,而大人也眼睁睁看着无动于衷不劝阻呢?我不得不感到悲哀,深深的悲哀!我不由得想:《猴子捞月亮》中的猴子尚且懂得爱好和维护美好的事物,难道我们一些现代人连“猴子”都不如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