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悦仁★博客 精神★家园

不断进取是我的最大乐趣 天天写博文 篇篇有新意 请君来看看 绝非不受益

 
 
 

日志

 
 
关于我

虽年过花甲,却壮心不已,写作为爱好,著书刚9本。 讲学二百场,受众八万人。书报为知己,素有平常心。 大学文化,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优秀校长, 省十佳志愿辅导员。 曾任范家营高中校长和县老年大学首任校长,中学高级教师。 现任岐山周文化研究会会长,县社科联副主席,县政协特聘委员兼文史研究员。 2015年5月23日被选为宝鸡炎帝与周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2015年10月11日被推选为中国先秦史学会周公思想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2016年6月15日被推选为陕西省大雅礼乐文化促进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周国行贿救主 文王返回西岐(岐山史话)【原创】  

2016-02-11 17:22:52|  分类: 岐山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国行贿救主 文王返回西岐(岐山史话16

作者:悦仁

司马迁在《史记》里说:西伯也就是文王,他继承后稷、公刘的遗业,效法古公、王季的法则,一心一意施行仁义,敬重老人,慈爱晚辈。对贤士谦下有礼,有时到了中午都顾不上吃饭来接待贤士,士人因此都归附他。伯夷、叔齐在孤竹国,听说西伯非常敬重老人,就商量说为什么不去投奔西伯呢?太颠、闳(hōng)夭、散宜生、鬻(yù)子、辛甲大夫等人都先后归顺了西伯。
   
得知此等情况,作为纣王心腹的崇侯虎就在殷纣王跟前说西伯的坏话,他说:“西伯积累善行、美德,诸侯都归向他,这将对您不利呀!”于是纣帝就把西伯囚禁在羑(yǒu)里。闳夭等人都为西伯的命运担心,就设法找来有莘氏的美女,骊戎地区出产的红鬃白身、目如黄金的骏马,有熊国出产的三十六匹好马,还有其他一些珍奇宝物,通过殷的宠臣费仲献给纣王。纣王见了这些宝物非常高兴,兴冲冲地说:“这些东西有了一件就可以释放西伯了,何况这么多呢!”于是赦免了西伯,还赐给他弓箭斧钺,让他有权征讨邻近的诸侯。纣王还讨好地说道:“说西伯坏话的是崇侯虎啊!”

按史料说,西伯被释放回到西岐的经过就是这样的。给人的感觉好像仅仅是行贿成功所致。其实并非这么简单。殷纣王的智商也不至于这么低下。

想想吧,殷纣王作为一代帝王,尽管后来沦为无道昏君了,但也绝不是等闲之辈,不可能仅仅得到美女和宝马等就会轻而易举地放走文王。事实上,这可能主要是实力与实力的较量,纣王不得不做出这种抉择。因为文王后期的形势和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文王背后有日益强大的周国作为后盾,而且天下诸侯中的大多数已经背叛殷纣王,归顺周文王,加之东夷和南夷时常反叛,纣王早就力不从心了,如果再囚禁周文王,就会更加失去人心,陷于“四面楚歌”之中,因而他不得不释放文王,在两难的选择中作出这个万不得已的选择。这,才可能是根本原因所在吧,受贿而释放文王,只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我想作为重量级的著名史学家的司马迁,之所以对纣王释放文王重大事项归因这么简单,可能与他占有资料不足直接相关。

是故我说:

文王何以被释放,只因实力在较量。

顺水推舟做人情,无可奈何殷纣王。

如下根据《封神演义》有关内容改编的这段文字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当年发生在西岐与朝歌之间的历史故事。

话说西伯侯囚于羑里城,即今河北省汤阴县也。他自从演成《周易》之后,总算了解了一件大心事,做就了一门大学问。虽说尚未恢复人身自由,内心却也颇为充实。一日闲暇无事,突然感到忐忑不安,心中发慌不止,似有不祥之兆。连忙占了一卜,一看结果,西伯不觉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道:“我儿仁孝,为救父竟遭碎身之祸。那昏君就要送肉饼来了,我若不食子肉,必遭杀身之难;如食子肉,其心何忍!可若自身难保,又怎么为儿子报仇雪恨?”姬伯心如刀绞,含悲忍泪,作诗叹道:

孤身抱忠义,万里探亲灾。未入羑里城,先登殷纣台。

抛琴除孽妇,顷刻一命绝。可惜栋梁材,魂随劫运灭。

正在悲伤之际,忽闻使命官到,姬伯连忙接旨。使臣说:“皇上见贤侯在羑里囚禁七年,圣心不忍。昨日圣驾围猎,打得鹿兔等物,做成肉饼,特赐贤侯。”姬昌跪在案前,揭开膳盒,强忍悲痛,不动声色地说:“圣上饱受鞍马之劳,反赐给犯臣肉饼享用,真乃皇恩浩荡,愿陛下万岁。”谢恩之后,连食三个肉饼。使命官见姬昌食了亲子之肉,暗暗叹道:“人说西伯侯能掐会算,预知吉凶,今日见亲子之肉而不知,速食而甘美,可见名不副实。”

使命官哪知姬昌的韬晦之术。西伯早已修炼成圣人,不仅德厚如山,才高八斗,且极具政治谋略,城府深不可测。他明知所食乃亲子之肉,内心悲痛欲绝,但却能完全控制自己的心态,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深藏苦痛,不露悲伤,强打精神。他平静地对使臣说:“钦差大人,犯臣姬昌不能亲往躬谢天恩,敢烦大人予以转达。”说罢倒身下拜:“感圣上之恩光,复普照于羑里矣。”使臣自回朝歌不提。歌曰:

问君能有几多苦,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男儿有泪不敢哭,虽说早到伤心处。

话说姬伯痛失爱子,伤彻心肺,不能外显于形,哭也不敢哭,只能暗暗作诗以泄其情:

一别西岐到此间,曾言不必渡江关,

只知进贡朝昏主,莫解迎君有犯颜。

年少忠良空悲切,泪多时雨只潜潸。

游魂一点归何处,青史名标非等闲。

纣王听到使臣禀报后,觉得姬昌并非圣人,又被羁押七年,再关恐大臣非议,诸侯不服,就想放回姬昌。费仲却认为放了姬昌会后患无穷,谏奏道:“姬昌善于占卜,定知所食乃为子肉,恐怕不食,又遭屠戮,只得勉强忍食,以为脱身之计,不得已而为之也。陛下不可不察,谨防误中奸计。”纣王说:“姬昌若知子肉,决不肯食。”又说:“昌乃大贤,岂有大贤能食子之肉。”费仲奏道:“姬昌外有忠诚,内怀奸诈,容易瞒天过海。不如再囚于羑里,似虎投陷阱,鸟困雕笼,虽不杀戮,也可磨灭锐气。况今天下不宁,处处作乱。今放姬昌回西岐,又会增添祸患矣。请陛下三思。”纣王听了此番言语,便打消了释放西伯的念头。

却说伯邑考的随从逃回西岐,向二公子姬发报告了这一惨情。姬发大哭于殿廷,几乎气绝。众人也无不伤心落泪,义愤填膺。只见两班文武之中,有大将军南宫适大叫道:“公子乃西岐之幼主,今进贡于纣王,反遭惨害。我等岂能坐视不管,何不报仇雪恨,举倾国之兵,杀入朝歌,巢屠昏王。”众武将听南宫适之言,人人怒不可遏,个个咬牙切齿,齐声怒吼道:“南将军之言有理,请公子定夺。”姬发见此情状,一时亦无主见。在此关键时刻,只见散宜生厉声大叫道:“公子休乱,臣有事要奏。”姬发说:“上大夫有话请讲。”宜生说:“公子名刀斧手,先将南宫适斩首,再议大事。”姬发与众将问道:“先生为何先斩南将军,请说明白。”散宜生对曰:“次等乱臣贼子,陷主公于不义,理当先斩。诸公只知披坚执锐,有勇无谋,不知老大王克守臣节,忠心不二,虽在羑里,定无怨言。公等造次胡为,兵未到五关,先陷老王于不义而死,是何居心?故先斩南宫适,再议国事。”姬发及诸将听此高见,默默无言,南宫适亦无语低头。宜生说:“当日长公子不听宜生之言,今日果有杀身之祸。昔日大王往朝歌之日,曾占卜说:‘有七年之殃,灾满难尽,自有荣归之日,不必着人来接’。可殿下执意前往,致有此祸。况又失于打点。今纣王宠信费、尤二贼,临行不带礼物,先通关节,贿赂二人,故殿下有丧身之祸。为今之计,不如先派人打点,用重金开路,私通费、尤,以便内外相应。臣先修书恳求,若奸臣受贿,必在纣王面前好言疏通,老大王必能回国。然后修德行仁,治内联外,等纣王恶贯满盈,再会天下之兵,讨伐无道,自会响应风从。那时废去昏君,再立有道之君,人心自然悦服。不然,鲁莽行事,徒取灭亡,只能被人嗤笑。”听了这番高见和妙计,姬发高兴地说:“先生之教甚善,使我顿开茅塞,真乃金玉良言。不知要用何等礼物,派谁前往,请先生明示。”宜生说:“须用明珠白壁,彩缎表礼,黄金玉带,备礼两份,一份派太颠送费仲,一份派闳夭送尤浑。让二将连夜进五关,扮作商贾,暗进朝歌。二贼若收此礼,大王必定归国,自然平安无事。”姬发听言大喜,随即收拾礼物,宜生立即修书,派二将火速赶赴朝歌。

却说费仲日暮出朝,归府安歇。守门官报告:“老爷,西岐有散宜生派人下书。”费仲说:“让他进来。”太颠来到厅前,行礼参拜。费仲问:“你是何人,来此何事?”太颠回答:“末将乃西岐大将太颠,今奉上大夫散宜生之命,具有表礼,请先生设法保全我主公性命,恩德难忘。现特派末将以书投见。”费仲命太颠平身,拆书观看。书曰:

西岐卑职散宜生顿首百拜,致书于上大夫费公恩主台下:久仰大名,无缘相见,深以为憾。兹启:敝地恩主西伯,冒颜忤君,罪在不赦。深感大夫垂救之恩,得获生全,虽囚羑里,实为大夫再赐之余生耳。不胜庆幸,其外又何敢望焉。卑职等因处偏僻之地,往来不便,日夜只有凝望帝京,遥祝万寿无疆而已。今特遣大夫太颠,略备薄礼,白壁贰双,黄金百镒,表礼四端,略表西土众士民之微忱。幸无以不恭之见罪。但我主公以衰弱残年,久羁羑里,度日如年,情实可怜。况有倚闾老母,幼子孤臣,无不日夜悬念,希图再睹。此亦仁人君子所共怜念者也。恳祈恩台,大开慈悲,法外施仁,一语回天,得赦归国。则恩台德海仁山,西土众姓,无不世代衔恩矣。临书不胜悚栗待命之至。谨启。

费仲看罢来书和礼单,心中窃喜,自思:“此礼价值百万,我为纣王效劳一生,所有俸禄相加也没有这么多,不收白不收?放归西伯,还不是几句话的事,有何难哉?”于是吩咐太颠:“你先回去,代我问候散大夫。我也不便修回书,等我趁方便时进言,保你主公回国,决不负相托之情。”太颠拜谢告辞,回住处稍等,闳夭也为尤浑送礼归来,一问,尤浑所说竟然与费仲一模一样。两人大喜,赶忙收拾回西岐。一路上,两人感慨不已。都说这钱财神奇无比,鬼神也能买通。还是散大夫深谙奸人之心,老谋深算,看来老王有救了。

奸诈之人,从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果不其然。不久,纣王在摘星楼与费仲、尤浑二臣下棋。二贼心照不宣,故意相让,纣王连赢两盘,一时龙颜大悦,传旨排宴。费仲、尤浑趁此机会花言巧语一番,纣王被说通了,不仅答应赦姬昌回国,还在龙德殿设宴款待,封姬昌为贤良忠孝百官之长,坐镇西岐,特专征伐。 正是:

人道不通走鬼路,有钱能买鬼推磨。

直来直去事难成,曲径通幽得硕果。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