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悦仁★博客 精神★家园

不断进取是我的最大乐趣 天天写博文 篇篇有新意 请君来看看 绝非不受益

 
 
 

日志

 
 
关于我

虽年过花甲,却壮心不已,写作为爱好,著书刚9本。 讲学二百场,受众八万人。书报为知己,素有平常心。 大学文化,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优秀校长, 省十佳志愿辅导员。 曾任范家营高中校长和县老年大学首任校长,中学高级教师。 现任岐山周文化研究会会长,县社科联副主席,县政协特聘委员兼文史研究员。 2015年5月23日被选为宝鸡炎帝与周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2015年10月11日被推选为中国先秦史学会周公思想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2016年6月15日被推选为陕西省大雅礼乐文化促进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住在城里(我的生命3)【原创】  

2015-03-10 10:15:16|  分类: 我的生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在城里(我的生命 3)
作者:郑鼎文
    我自小住在城里,一直在这里住了41年。不过这个城里,和现在所说的城里不一样。如今所谓的城里,至少是县城以上的城镇。而我那41年所住的城里却在农村。不过真的是住在城里,是周围有城墙的城里,绝不像现在没有城墙也叫城里。
    我们村叫郑家村,是关中地区渭北平原上一个近2000人的大村子,早期的居住点有城里、街里、南场、北场、西场等名称。我所居住的城里,四周有宽厚高大雄伟壮观的城墙,城墙外周环绕着壕沟。这种居住点在过去的农村几乎村村都有,据说是有防卫自保功能的。因为当时社会不安定,兵荒马乱的岁月不少,时有土匪、异族和残兵游勇前来骚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为了保证生存,躲避生命危险,便村村选点筑城。如果发现侵扰迹象,全村便紧急动员,带上重要生活用品迅速集中起来躲在城里,然后紧闭城门,派训练有素的精壮人员上城守卫。在短兵器时代,这种自卫方法还是很有效的,足以度过危难时刻,确保全村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附:我所写的关于住在城里的一篇散文

长满花草树木的古城墙

郑鼎文(悦仁)

每当想起家乡,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家乡那座魂牵梦绕的古城墙,我的心中便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感慨和激动。虽然城墙早已被毁而荡然无存了,却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回想起来历历在目。

家乡的这座城墙位于我们村子的东边,周长大约600多米,高度约10米左右,底部约宽8米,顶部约宽6米多。与世界闻名的西安城墙相比,它当然算不了什么。然而对于我们这个仅仅1000多人的村庄而言,就是一座雄伟壮观的建筑物了,足以让父老乡亲们感到自豪和骄傲。一些老人至今还说,城墙上并排行驶两辆汽车,也是绰绰有余的。城墙周围,是宽十几米、深六、七米的护城壕沟。城墙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树木和野花野草。谁也说不清这城墙到底有多少年代了,是几百年还是上千年,连年龄最大的老人也直摇头。

这个城墙,是历史上那些苦难岁月的象征。在中华民族漫长的历史上,虽说也有不少至今为人称道的太平盛世,但无庸讳言,战乱的年代也是较为频繁的。那些改朝换代的战争,异族入侵的战争,军阀之间争权夺利的战争,以及反抗残暴统治的战争和土匪的骚扰,总会危及到无辜百姓的生命安全。于是,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这样的城墙便应运而生了。而且在我的记忆中,这样的城墙几乎在所有较大的村庄都有。城墙,成了战乱的产品,成了苦难生活的象征。

这个城墙,蕴涵着古老的生命意识和自卫文化。想想吧,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在大多数人的生命安全没有保障的情况下,人们总不会眼睁睁坐以待毙吧。于是,一种求生的本能和生命意识,便把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性格的人们凝聚在一起,才有了这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壮举和奇迹。在那短兵器年代,这样的城墙虽不能说是铜墙铁壁,但确实非常顶用,足以把一般的侵略者和掠夺者拒之门外,使之兵临城下而难以得手。听老一辈人说,那时候,一旦获得敌人入侵或土匪袭击的消息,乡亲们便迅速集中于城内,坚壁清野,严阵以待,往往使侵略者在一番瞎折腾之后悻悻而归。而乡亲们则在赶走敌人后继续过着较为平静的生活。城墙,成了智慧和力量的结晶,成了一种古老的防卫文化的象征。

这个城墙,还是我童年时代的乐园。那高耸而宽厚的城墙上,长满了耐旱的柏树、枸树、榆树、洋槐树和野枣儿树以及其它一些成簇的灌木,密布着蓑草、车前子、蒲公英、野菊花、羊尾巴之类的花草。这些花草树木,亲善友好地生活在一起,支撑起一方和谐美妙的天地。春天,当绿意浓浓、野花绽放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爬上城墙,欢笑着去捉蝴蝶;夏天的黄昏,我们在城墙上的小树林里一边乘凉一边捉迷藏,有时候还煞有介事地模仿电影情节做起垒碉堡、攻打碉堡的游戏。有时玩的忘了时间,直到大人高声喊叫寻找时,才在知了的歌唱中恋恋不舍地回到家中;秋天,我们去城墙上采摘成熟了的野枣儿。那时候,乡下极少见到什么水果,人们也穷得买不起水果,所以那酸酸的不花钱的指头蛋大小的野枣儿,对我们充满了无穷的诱惑力。为了多摘一些,好让小朋友们和家人分享,常常手被刺得鲜血直流还不肯罢休。记得有一年夏季,我和几个小伙伴在田野里捉了一窝可爱的兔娃,我们十分喜欢这些小动物,就悄悄地在城墙上选择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地方,给兔娃做了个温暖的窝,里面铺的软软的,把这些心爱的小宝贝小心翼翼地放进去,过一段时间就采摘一些兔娃爱吃的嫩草来喂养。眼看着这些欢蹦乱跳的小生灵一天天长起来,我们真是其乐融融,心花怒放。哪知道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清晨我们像往常一样满怀兴致前去观赏自己的所爱,可是窝里空荡荡的,到处找也找不见。它究竟是自己跑丢了,还是被其他小朋友窥破秘密逮走了,至今仍是一个解不开的谜。那时我们的感觉啊,简直像天塌了似的,又好像谁从我们身上剜去了一块肉,我们都失声痛哭起来,哭得那么伤心,也不知哭了多长时间。

更不幸的事还在后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运动铺天盖地般的席卷而来。那时候人们成天到晚不停地在田野里折腾,可是地里就是不打粮,大家饿得肚子里咕咕叫。上级领导分析原因,说主要在于缺肥缺水。于是,在大力兴修水利的同时,也大力开展了搜肥运动。人说十年的粪变成土,十年的土变成粪。在不停搜肥仍难以满足的情况下,人们把目光盯在了这座古老的城墙上。此后年复一年,城墙一段一段被挖倒打碎拉到地里给庄稼上了粪,终于一点一点被挖光挖尽了。呜呼哀哉,昔日那雄伟而可爱的城墙,就这样无影无踪了。然而奇怪的是,地里并没有因此多打粮食,人们依旧在贫困线上挣扎着,呻吟着。我的心在流泪,为失去的城墙,为荒唐的年代,为苦难的父辈。

有时候我忽然异想天开,觉得那遍布神州大地各大村落的星罗棋布的古城墙如果还在的话,一定是有特色有价值的。试想一下,在农村日益现代化、亿万农民同心同德奔小康的形势下,那样的城墙不是可以和农村不断增多的新型的现代建筑相映成趣吗?今日太平盛世的新气象不是可以和兵荒马乱年代的旧遗迹形成有意义的对照吗?谁能说这里没有历史、没有文化、没有情趣呢?谁又能说这里不能产生教训、产生觉醒、产生珍惜呢?说不尽,有些规模较大又保护得很好的老城墙,还有发展旅游业的价值呢。

念念不忘啊,那古老的城墙。

念念不忘啊,那原始的文化。

念念不忘啊,那童年的乐园。

 

 

                           始写于2004 1116

                           改定于2015310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